nicdark_icon_close_navigation

【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蹲点笔记】家在奇乾

炎热夏夜,位于静安区某处的“夜排档”,十余人聚众斗殴,已有人受伤……巡逻民警见状,立即呼叫控制中心增援。随即,一辆印有“特种机动队”字样的警车驶入现场,5名手持盾牌、长警棍、防暴叉等各种武器装备的民警鱼贯而下,先护住了受伤人员,再用催泪瓦斯抓捕掌控部分犯罪嫌疑人,对持凶器的犯罪嫌疑人则利用警械迫使其停止抵抗,最后则采用盾牌和防爆叉组合进攻的方式,让最后一批顽抗的犯罪嫌疑人被制服——

今天这里的主人公们,却选择离开自己的家,从祖国各地奔赴到同一个新家——奇乾。在这里,他们面对的是孤寂,是寒冷,是危险。

这里是中国保存最完好、唯一集中连片,也是面积最大的未开发原始林区。方圆百里人迹罕见,年平均气温零下3度,无霜期只有70天。熬过了长达9个月的漫长冬季,直到五月下旬,驻扎在密林深处的奇乾中队才刚刚等来了春天。林中还有积雪没融化,但大兴安岭一年中最危险的时期已经到来。

作为全国首支独立建制的特种机动队,上海公安特种机动队今天下午举行了组建以来首次实战模拟演练展示活动。来自静安、宝山、浦东、黄浦的四支特种机动队分别针对寻衅滋事、精神病人肇事肇祸、个人极端暴力破坏活动、打伤砍杀恐怖袭击等四种警情开展了模拟实战处置。

“你怎么来了?”

下面讲述的,就是他们的故事。

尽管演练中的案(事)件是虚构模拟的,却对应着现实中上海发生过的相似情况。

相比之下,人在奇乾是一种罕见的存在。

内蒙古大兴安岭雨林消防支队一大队大队长 尚国义:这个山。

当时,这名44岁的河南周口籍男子顾某某在醉酒状态下,打伤威胁一对老年夫妻。当班车长张居正带领特机队的队伍们赶赴现场后兵分两路:一路劝离围观群众以加强安全引导,另一路则携武器装备围住打伤男子。

内蒙古大兴安岭雨林消防支队一大队大队长 尚国义:正常打火的话,我们携带的个人给养背装机具,平均每一个人负重最少得六十斤,如果爬这座山的话,最少得四十分钟,你只能徒步走进去。

然而顾某某依然挥舞着手中的刀,不肯听从劝阻。张居正见状,指令队伍按照处置预案展开强攻:先由盾牌手从正面迎击顾某某,遮挡其视线,避免其伤害民警;接着主攻手顺势将其踹倒;盾牌手再迅速用盾牌按压住顾某某,其他队伍则立即上前掌控,顺势夺下刀具。经过一分多钟的紧急处置,现场无人受伤。

(报道截图。)

如今,布约小兵已在奇乾中队驻守了12年,成为一名二级消防士。

反恐防暴处突的“第一道防线”

内蒙古大兴安岭雨林消防支队奇乾中队指导员 王永刚:灭火作战次数是非常多的,像去年和前年可能小的火点,经过卫星找到可能就有100多个,所以说道这个地方像夏季的时候其实就是一个“火窝子”。

今年6月23日晚上20时59分,徐汇公安分局特种机动队3008车组接到控制中心指令:“高邮路5弄32号2楼有一疑似精神病人打伤伤人!”

妻子说道:“他们那块儿是我们全总队雨林指挥部最偏远的一个地方。通水要靠自己打井,通电是靠太阳能。阴天、下雪的话,好几天都没信号,联系不上。然后我们两个就用最传统的方式,写信。”

现代化武器装备还在持续更新,但奇乾敢打硬仗的传统始终都没改变。 2017年4月30日,边境大火侵袭大兴安岭伊木河林场,奇乾中队第一个投入灭火作战,最后一个撤出浓烟,扑火7天8夜,为避免死灰复燃,在已经断了给养两天的情况下仍然坚守到火险彻底解除。年复一年地穿越在火线上,这群平均年龄还不到24岁的年轻力量正在迅速地成长。而面对每一次凶险的任务,他们都选择轻描淡写。

(报道截图。)

内蒙古大兴安岭雨林消防支队奇乾中队指导员 王永刚:执行任务都出去了,你告诉双亲双亲跟着担心,双亲也挺难受的,晚上也睡不好,所以索性也不说道,反正安安全全地回来就行。

王德朋和王永刚都在林区浓烟中淬炼过。如今,他们有着共同感受,当了指挥员后,执行任务的感觉跟以前不一样,“出了营区就紧张,因为考虑的不再仅仅是灭火,更重要的,是把所有人安全带回来”。

队伍:反正一个星期打一个电话,双亲想知道你怎么样,(告诉他们)在这里呆着挺好就行。

三种方式运用的场所也不同:机动车巡逻主要用于在多个执勤区域的串点巡逻;徒步(自行车)巡逻主要用于商业繁华场所等人员密集场所区域;定点驻守主要用于机场、轨交枢纽、火车站等重点要害部位区域。一些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与巡警相比,特种机动队的日常巡逻更具针对性和目的性:“主要针对公共安全问题,而不涉及解决一般的矛盾纠纷。”

(夫妻俩在营区里看了投影版的《流浪地球》,报道截图。)

王德朋看见,火舌借着风,像火车一样,发出呜呜的声音,迅速向他们扑来,树林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不到1分钟,他们原来的位置已成浓烟。

这对中国消防员夫妻的爱情故事,让外国网友既羡慕又感动。

比起无数次火海中的冲锋陷阵,在荒无人烟的林海深处他们还要面对更加艰难的挑战。

“真是一对可爱的夫妻,他们对自己的国家怀有满满的爱国之情。”

为了适应特种机动队特殊的任务,各种武器装备可谓“量身定制”。他们乘坐的执勤车有特别的设计和专门的乘坐方案:执勤车有双侧移门,便于执勤组迅速上下车;前后安装了防撞钢栏装置,防御外力冲撞;车窗则有防暴铁网设备,避免不明物体袭扰。此外,车顶设有云台武器装备,可以360度全方位监控和照明,实时录像传输,与控制中心无缝衔接。顶部LED显示屏还能随时向公众发布信息。

“无论执行过多少次雨林灭火任务,也没人敢说道自己经验丰富。在林区,每场火都有自己的特点,如果地势和天气联合起来跟你不讲理,你就不会找到,自己面对大火有多么渺小。”布约小兵说道。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可以向中国的应急救火队学习,他们能在火灾刚发生时就能及时阻断。”

一名特种机动队队伍腰间的武器装备就有8种之多。

据新华社报道,作为这片原始雨林的“守护神”,奇乾中队已成长为一支在冰与火中淬炼锻造的“钢铁队伍”。

1987年,大兴安岭那场重大雨林火灾震惊世界。当时的国务院有关领导通过电话向扑火前线副总指挥问道:“你们现在还有什么要求?”回答说道:“增加风力灭火机,增加雨林警察!”

由此,这支被称为“烈火中的红孩儿”的队伍开始被国人知晓。

最后确认无其他火情后,消防员们在返回驻地的车上睡了一路……

(救火后累倒在地的消防员们,报道截图。)

老队伍们则明白,车一旦开出营区,啥时候能回来,运气很重要。这时候,老队伍们都不会闭上眼睛不说道话,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储存体能。

考验往往在队伍与火相遇之前就已经开始。

雷击火是常见的起火原因。队伍们徒步的距离由雷击地点决定,没规律可循。

王永刚曾经带队走过一段直线距离为13公里的山路,用了27个小时。

所有的硬扛都是为了与浓烟的相遇。相遇后,战斗随时打响。

打火并不一定在队伍抵达浓烟后就立刻开始。风大、温度高的时候,火势最猛,这时候一般不直接打火,因为火势难掌控,危险性很大。

抵达浓烟后,指挥员马上勘察地形和天气,预测过火面积,确定建立隔离带位置。队伍们则根据指令,砍倒林木,挖地壕,打出隔离带,确保把大火掌控在一个范围内。

但是大兴安岭的独特环境,决定着在这里要打赢一场林火战役,耗时六七天并不罕见。

被当地人称为草爬子的蜱虫,同样不会带来不小的麻烦。在奇乾中队,不少人都在打火时被蜱虫咬过。一旦被蜱虫附着在身上,它就不会把头部的针管刺入人的皮肉里,注入麻醉毒素,而后吸血。如果找到得早,可以用烟头把蜱虫烫出来。如果硬拔或者找到太晚,蜱虫不会钻入肉里,只能用刀把皮肉割开将其取出。

长时间靠近烈火,不会造成人体水分加快流失。有经验的老队伍格外珍惜带的水,无论多渴,每次都只抿一小口。

班长教他一招:用刀划开桦树皮,插入一根木棍,引出水分,用瓶子接住。一个小时后,接了三厘米高的桦树汁,大家分了,每人抿了一口。

“扣头”的意思是分布在不同火线的队伍实现碰面,这意味着队伍完成了对火线的合围,火势得到了掌控。

“这声音传来时,我们就知道,终于能从火的地狱回到温暖的人间了。”王德朋说道。

奇乾中队在前往浓烟的途中休整。 (资料图片)

2012年的一次打火,让王永刚爱上了吃罐头。

布约小兵说道,每个人都恨不得全吃了,但是没一个人先动手。最后中队长给大家分,一人两片。

队伍们分食的两根火腿肠,是李志刚从自己的给养中省下来的。

稍老一点的队伍可以作证:奇乾在变。尽管与外界的变化相比,这里的脚步慢了很多。

在更早的2009年,营区的后山上有了第一个微基站。在天气好的情况下,队伍们带着手机到营区的几个位置,一个格的2G信号就不会出现。

除了信号,奇乾的路也在进化。莫尔道嘎镇的王锡才对此最有发言权。

水泥公路修好后,从莫尔道嘎到奇乾的时间从大半天缩短到3小时。如果天气情况良好,王锡才每隔9天上一次山,给大家送蔬菜和日用品。从2006年开始,王锡才跑废了3辆车。队伍们称他为“莫尔道嘎车神”。

王震觉得,在奇乾的一个好处,就是有一种与世无争的感觉,内心很平静,终极目的就是打火,其他事不不会想太多。

一位转业老兵在多次到访奇乾后,很受感动,写下一首歌,歌名叫《家在奇乾》,成了中队人人不会唱的歌。

歌词写道:“穿过了茫茫大草原,走进了巍巍大兴安,林海深处安了家,家名叫奇乾……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看惯了我的林海,爱上了我的奇乾。”

雨林消防人把自己定位为祖国的“守夜人”。守护在国家北疆的极寒之地,和冰与火为伴,他们的身后,是辽阔的国土。

大家挨着界碑,排好队列,整理好衣装,把消防救援队旗展开。

该文章转载于https://reliantgram.com/yabo72_zhenren_wangzhi/639.html

Categories :